一颗小白菜飞起

任意依恋

ooc/不上升/早就想好的梗/只有一点点激情

灵超脸皮一直很薄,总是很轻易的脸红,耳朵红,脖子红,木子洋发现他这一点之后就很喜欢逗他。摸摸脸,说说情话,宠溺地搂着腰。

灵超原本是没有什么顾忌的,他都有在镜头前亲木子洋脸的勇气,这种小小的亲密也不是问题。

但灵超不喜欢镜头前的张扬。

自从他们小火之后,每次在镜头前只要接触,哪怕只是牵手,搭肩,都会引起一阵骚动,他脸上挂不住,木子洋反而很喜欢这种状态,每次都得意洋洋,笑的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灵超不高兴,偏偏又不想打破木子洋的热情,只能自己多注意。

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被提到了二人面前。

那是一个辛苦训练之后的夜晚。他们快要出道了,新专辑,新歌,新舞台,每天只剩下不停的训练和编排,一旦进入休息时间,疲惫就会席卷而至,让人连多余的想法都提不起来。

灵超洗完澡,坐在新公寓的客厅沙发上打游戏,他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还能隐约看到眼睛下的黑眼圈。屏幕上的小人被他操控着跑来跑去,躲避着面前的流弹,同时捡着各个地点出现的宝箱。

木子洋戴着耳机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窝在沙发上的样子,"像一个毛绒绒的小鸡子"他心想。

刚洗完澡的木子洋身上带着一点点水汽,金色的头发半湿,前面的发梢垂到眼皮上,他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沙发靠背后,弯下腰用两只胳膊环住灵超的脖子,没有用力,只是轻轻搭着,然后把自己的下巴垫在灵超锁骨处,轻轻的晃着脑袋。

他感觉到灵超的身体瞬间绷直了,还带着一点僵硬,打游戏的手都有点不自然。

灵超摁了暂停键,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偏头看他说:"文哥不在吧?"

木子洋懒洋洋的,没有思考他为什么这么问,自然的接了一句:"他早睡觉去了。"

灵超闻言几乎是瞬间放松了身体,隔着靠背倚进他的怀里,摁了个继续,游戏又开始继续,小人不停的奔波在屏幕里,好几次差点被打中,又惊险的躲过。

木子洋在他身后看着他的游戏屏幕,时不时说一句:"哎?别走这里,绕过去跑过去","厉害呀小弟","小弟你刚刚应该选第二个箱子"。

灵超小脑袋晃来晃去,听他说话跟着"嗯嗯"几声,偶尔说一句"哎呦"。

灵超跟木子洋越来越像。

他对着木子洋说:"我觉得第一个比第二个看着靠谱,就是他那个花纹更别致,更有设计感,我觉得设计方肯定会把重头戏放在这种特别有feel还有品味的设计上。"

木子洋松开环着他的手直起身来看着他笑,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小弟你怎么也跟老岳似的不靠谱?"

灵超甩甩头:"我才不像他,我是学你的好嘛!"

木子洋又"哈哈哈"大笑,摸了摸鼻子,声音不高的说了句:"你这个小孩怎么不学好呢?"

灵超傻呵呵的看着他,眼神带着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炙热:"我洋哥哥哪儿都好,没一点不好的地方。"说完,自己又有点害羞,却不肯低下头,有点期待的看着木子洋。

木子洋脸上始终挂着笑,却笑不到眼睛里,他绕到沙发上坐下,伸手搂住灵超的腰,抬头盯着灵超的闪着光的大眼睛,说道:"既然你洋哥哥这么好,你刚刚为什么想躲开我?"

说完这句话,木子洋的脸色慢慢冷了下来,像是调动不起来情绪,他往沙发背上一倚,用审视的眼光盯着在思考的灵超。

灵超没有回答,大眼睛里光芒黯淡下来,把手机放到沙发上,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膝盖,脑袋顺从的低下去。

木子洋心想,"样子像一个蛋壳"。

他伸手摸了摸灵超毛绒绒的红毛,手掌轻轻用力把他的脑袋压到自己的太平洋肩膀上,灵超倒在他身上,闭上了眼睛,依旧没有张口。

两人陷入了一阵平静的沉默。

木子洋没有继续逼问他,他低下头,亲吻了一下灵超的额头,又牵起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

"我就是有点紧张,下意识的"灵超声音有些小,他低着头,手回握住木子洋的。

"紧张什么?哥哥又不会吃了你?"木子洋轻笑一声,贴在他耳边说话,清晰传来的热气让灵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痒……"灵超摇摇头,又被木子洋伸手固定住脑袋,变成了脸贴在一起的模样。

"我怕他们没睡,也怕,文哥突然拍。"灵超用手拍木子洋的手掌,木子洋的手掌装作想要抓他的样子,两个人手指不停,玩的不亦乐乎。

"博文不会这样的,咱们已经在家了,在家里不用拍"木子洋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平静,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

"我知道,我只是刚刚突然忘了,下意识的以为是在镜头前。"灵超突然着急起来,说话语速都变快了一倍,他朝木子洋看,又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

木子洋也跟他对视,一字一句地说道:"小弟,你最近总是容易在镜头前紧张,太敏感了。"

灵超还是看他,忽然撇了一下嘴,瞪大眼睛提高音量说道:"还不是怪你,每次都故意逗我,弄得我总是突然紧张,秦姐都说了让我们注意点的。"

木子洋看他撇嘴,内心的不爽突然得到了平复,满脑子飘过的全都是高级弹幕"小弟真可爱""小弟撅嘴傻乎乎的""像只二狗子"。

他忍不住"哈哈哈哈"笑起来,摸着灵超的脑袋就开始揉,"我哪逗你了,这不都是成员之间的正常互动吗,谁让你每次都那么好玩,哈哈哈哈哈"。

灵超从他怀里蹦出来,挪到沙发另一头,依旧保持着瞪着他的样子,满脸写着不乐意,边远离边喊"嗷嗷嗷木子洋!"

木子洋看着他还是笑,跟着他挪到沙发边缘,伸手就要把人搂过来,灵超反应也很快,举起小拳拳开始捶他的胸口。木子洋把他的手抓住,往自己怀里拽,灵超力气没他大,被他硬生生拽进了怀里,老老实实摁在了胸前。

灵超在他怀里也不老实,非要挣扎一番,木子洋拍拍他的屁股,摸着他的后颈说道:"哥哥以后不逗你了,别生哥哥的气。"

灵超在他怀里不动了,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舒服地跨坐在木子洋身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说了句:"我没生你气,以后有镜头你要记得你说的话。"

木子洋笑笑,宠溺地说了句:"好"。

灵超松了松搂着他的胳膊,两人对视了一眼,忍不住都笑了,木子洋摸了摸鼻子,抬头亲了一下灵超的喉结,又顺着亲到脖颈,锁骨,搂着腰的手也顺着衣服伸进去,摸到他光滑的后背。灵超轻轻哼了一声,低下头亲着木子洋的脸庞,手轻轻摸着他耳朵上的耳钉。

客厅里的温度缓慢的,一点点升高,少年人的身体总是很容易擦枪走火,一碰即着。他们平时训练多,就连这种有情欲的接触都是尽量少的,今夜气氛正好,二人心中忍不住出来了一些旖旎琦想。

"咔"清脆的开门声响起,他们二人的动作瞬间静止,就像摁了暂停键。

老岳拿着水杯从屋里出来,看到外面大亮的灯有点懵,他没戴隐形,看不清具体情况,揉了揉眼睛,看到沙发上恢复了正常姿态倚在一起玩手机的两个人,忍不住唠叨了一句:"这么晚了还不睡啊,你俩明天还起不起床了?快去睡吧儿子,别跟李振洋这个成天失眠的在这耗。"说着转身就要去接水。

木子洋好事被打破正是不爽,忍不住就想跟老岳来一场嘴炮battle,非得半夜把这一股气发出来。

他正要起身,灵超拽住他的手,扶着他的脸亲了上去,很轻微的"啵"的一声,还对他小声说了一句:"晚安吻"。

亲完起身拿着手机走向自己屋子的方向,还冲着老岳说了一句:"岳妈妈我去睡觉了,晚安。"

说完,进屋,关门。

还坐在沙发上的木子洋脑子里已经只剩下烟花的"boomboom"炸开声,他被灵超的这一个吻炸在原地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才摸着自己的嘴角无声的笑,然后在沙发上打了个滚,激动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冷静一下。这才跑到自己屋门前,喜滋滋的开门准备睡觉,他跳到自己的床上,兴奋的打开朋友圈,编辑了一条动态。

木子洋kwinnnnn:我得到了全世界最棒的晚安吻。
【配图:笑的看不到眼睛的自拍】

过了一分钟,木子洋看到自己微信提示:
【"小可爱李英超"给你的朋友圈点赞了】

木子洋捧着手机开心的像个得到了糖的小朋友,只觉得满心都是欢喜,觉都不想睡了,只想爬起来到小朋友屋里找他。最后他还是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入睡,虽然脑子里全是火车在跑,自己也一定要克制住。

小弟还没有成年!

另一个房间里的灵超回到屋里也睡不着,他听着木子洋进屋了,才打开手机准备刷一会就睡觉,刚打开就看到了木子洋的朋友圈。小朋友腹诽,洋哥总是傻乎乎的,他给他点了赞,顺便保存了他那张傻的不行的自拍。

男朋友太傻怎么办,只能自己宠着。

——今天也是智障小情侣认真谈恋爱的一天——
——FIN——

作者的话:今天也是甜文创作者,这篇ooc真的好严重啊,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自己先给自己浇盆水告诉自己冷静一点,不要嗑糖上头。
顺便,这里是甜文随机掉落作者,更新随缘,梗随缘,一切皆随缘。

或许看看这个吧

THES:

  说说控评这件事,借用群里一句话,控评的初衷是为了压黑评,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各家唯饭battle的事情了,battle这事阻止不了,但是也不至于到自家官博和后援会底下控评的地步吧,oner还没出道,毕竟是个团,相信很多粉都是对团里四个都有善意才关注的全员,现在路人翻评论是为了有趣,不会因为控评才决定关注的,换句话说吸引他们的是这个团能带给他们的快乐,粉丝能做的把他们带来快乐的地方展现出来,而不是生硬地强塞安利。
  再者,团还没出道,实话讲是还很糊,家里人少,控评组的精力是有限的,建议还是把控评放到各家金主那里吧,把数据加在能切实为家里做贡献的刀刃上才是控评组的意义吧(我个人意见)
  复制的两段,是微视和qq催打榜,金主已经下场亲自催了,粉丝就不要在自家底下搞大跃进了。我希望各位看到这段话的朋友知道,真正赶粉的大部分不是明星,而是骚操作的粉丝。希望有精力的小姐妹可以支持一下,不要把精力放在自家控评下了。


#oner[超话]##ONER正在苏醒#
负责oner微视的姐姐 昨天和我一个小姐妹说 咱们家的打榜太少了… 而且很多资源都给了咱家… 姐妹们搞搞微视吧🙏🏻 http://fx.weico.cc/share/33919324.html?weibo_id=4276852862026543


#恋上一屋吸血鬼# #坤音四子漫画# 小血库近日因为一件事儿愁秃了头,漫画人气到不了5000万后边的福利要怎么才能给你们呢QAQ救救血库吧→http://t.cn/ReRAlzp http://fx.weico.cc/share/33919432.html?weibo_id=4276892285054867

磕言磕语

就是,哎,让我真情实感一波,就是跟生命里遇到真爱概率是差不多的,几乎没有的那种概率,一个是那种想守护你一辈子,一直保护你,陪着你,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不要承受不好的。一个是渴望说与你相配,跟你一起进步,追上你的脚步。而且他们没有怀疑过对方能不能陪自己到老,就是会直接把他安排在自己的未来里,就特别戳
而且木子洋真的就是护犊子到极点,真的是那种我动我弟弟可以别人动我弟弟不行的那种,灵超也是各种小心思都明明白白的,无条件信任
人间真情!

夏夜缠绵

(名字很缠绵内容不缠绵)
OOC有,不上升,突然想到的一个梗

灵超半夜醒了。

他白天练习了一整天,晚上又背了20个单词,做了一套物理卷子,整个人在刚躺上床那一刻就进入了睡眠,直到此刻被蚊子吵醒。

灵超脸上和腿上被叮了几个包,耳边的嗡嗡嗡令他烦不胜烦,他赤脚下床把灯打开,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思考了一秒钟决定上楼找木子洋。

这个决定不是没有理由的,首先他半夜如果找到蚊子并且拍死它,很费时间也很麻烦,而他明天还要训练,晚上的睡觉时间很宝贵,所以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别的屋睡。

其次卜凡和岳岳两个人挤一个床,他去了也没地方睡。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情况下他的第一反应都是去找木子洋。

他穿上拖鞋,抱着自己的枕头,打开楼梯间的灯往楼上走,木子洋门没锁,他轻轻推门进去,楼梯间的灯倾泻进房间里,他看到木子洋侧身睡的正熟。他抬手把楼梯灯关掉,进屋转身轻手轻脚把门关上,用手机屏幕照亮了一条通往木子洋双人床的路。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现在是半夜1:35。

灵超不想把木子洋吵醒,他把自己的枕头放在木子洋枕头旁边,抬起腿来上床,想把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缩进木子洋的薄被里。

木子洋提前一周换了薄被,他跟灵超一起去商场逛,边逛边评论着这个丑那个俗气,挑了半天买了个简单的灰白格子款,灵超吐槽他毛病多,一床被子能盖就行呗。

木子洋听了又是半天的唠叨,一边说你这个小弟一点没跟着洋哥学学时尚品味,你不得面面俱到把这些方面都考虑到吗?一边转身又拿起一个灰白格子,放进购物车里,自己做主地帮灵超选好了薄被。

时至今夜,灵超看着怎么都钻不进去的灰白格子发愁。

木子洋睡觉很老实,几乎不动,所以他的薄被也被他压的结结实实,灵超钻不进去。

灵超思考了两秒决定不做体贴的弟弟叫醒木子洋。

"洋哥,洋哥,醒醒"灵超在他耳边轻声唤他。

木子洋轻哼出声,意识半梦半醒,"小弟?"

灵超看他皱着眉头知道他被吵醒不高兴,干脆利落的说道:"我要在你屋里睡,把你被子让一半给我。"

木子洋半夜被吵醒困意正浓,没脑子问他为什么过来,把自己身体调整了一下让出了半边床和被子,灵超迅速爬了进去把手搭在了他的胸前准备睡觉。

木子洋不太清醒的大脑慢慢回神,夏天的晚上被人抱住睡觉多少有些热,他在这个热度中清醒了不少,怔怔地看着灵超的发旋发呆。

他抬手揉了揉灵超的脑袋,把他抱进怀里,下巴抵在他的额头上问道:"怎么半夜跑我这里来了,害怕了?"

灵超在他怀里笑出声:"我要是害怕才不找你,找桃木剑都比找你有用。"

木子洋闻言另一只手拍了两下他的屁股,刚睡醒声音里都透着困意,他说道:"你大半夜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揍你一顿你就舒服了是吧?"

灵超抓住他的手和自己的手放在一起,说道:"我屋里今天有蚊子,我被咬了几个包还被吵醒了,来你这里躲蚊子。"

木子洋听他说原因轻笑出声,"蚊子都看不下去你整天这么皮,上赶着来叮你了。"

灵超不高兴的戳他的腰,说道:"你别幸灾乐祸,要不下次你屋里有蚊子我不收留你。"

木子洋把他的手握住,看着在屋内淡淡月光下灵超水灵的眼睛说道:"你被咬哪了,我给你挠一挠。"

灵超握着他的手移动到自己的脸上,说道:"这里有一个,腿上还有别的。"

木子洋盯着他的脸瞧,摸了摸这个小包。

灵超也盯着他看,看他眼睛里的温柔和认真。

木子洋凑近他,慢慢的吻上他被蚊子咬的地方,嘴唇在上面磨蹭了几下,然后又贴近他的耳朵说道:"你洋哥的吻就能解痒,独家的止痒方法,被你发现了。"

灵超被他的动作和话撩拨的瞬间红了耳朵和脸,他推开木子洋嘟囔了一句大猪蹄子,转身背对着他,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降温。

木子洋在他后面笑的声音很低偏偏又带一丝撩拨的意味,从后面伸手把他又抱进怀里,"睡吧小弟,明天咱们训练结束之后我陪你去买电蚊香,省得你以后动不动就跑我这里来求抱抱。"

灵超闻言挣扎起来,不高兴地哼出声,"李振洋你怎么回事?让不让人睡觉了,真是气得我牙疼。"

木子洋靠蛮力把他的挣扎压住说道:"好了好了,睡觉,我开玩笑的。"

灵超在木子洋怀里折腾半天,木子洋把他拥在怀里,只觉得身上温度高了许多,隐隐出汗,他开口道:"洋哥,太热了,咱俩得离远点。"

木子洋听完这话没吱声,起身摸索了一会床头柜找到了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打开,然后躺下又把灵超扯进怀里闭上眼睛。

灵超无语的看着他的动作,想吐槽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口,他心想还是算了,睡觉为重。

就这样,在温度偏凉的室内,他们在被子里像取暖一样抱在一起睡着了,灵超的枕头最后也没有用上。

——第二天的早晨——
"啊啊啊小弟快起来,我们起晚了",木子洋发出哀嚎,他是被秦女士的催命电话吵醒的。

灵超还没有睡醒,他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蹭了蹭木子洋的胳膊,"嗯……"

木子洋看了看窗外大亮的天,心中一片死寂,又看了看床上磨蹭他胳膊的小崽子,认命的给秦女士发了条微信说道

"秦姐,我跟小弟睡过头了,这次扣我的工资吧。"

——END——
(哇哈哈写小甜饼是多么的快乐!)

总决赛的纪实文学(三)

part 3
木子洋放不下心来,他无法在看到灵超满含热泪的眼睛时冷静下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静不下心来了,这种慌乱来的突然,他有些害怕。
刚刚松开拥抱,正好看到染了绿发的小鬼朝他们快步走来,木子洋不确定他是来找谁的,礼貌性的伸出了手,小鬼脸上难掩喜色,与木子洋礼貌性一碰就去拥抱灵超。小鬼表达了对灵超的惋惜,稍微聊了几句,就匆匆找下一个人了。
灵超脸色没怎么变,但是整个人都很低沉,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木子洋揽过他的腰,对他说到:"别哭了弟弟。"
说着捧起他的脸,用手掌擦掉他脸上的泪,一摸才发现灵超的脸上几乎全是泪水,不知道哭的多难过,他连忙把手擦干净又帮他抹泪,多少有些手忙脚乱。灵超就那么站着,没有拒绝也没有刻意避开他的动作,一双眼睛有些无神的看着木子洋。木子洋知道他八成已经哭傻了,又抱了抱他。
这时卜凡和岳岳也正好从旁边赶来,四个人紧紧抱在了一起,卜凡怕灵超难受,又是一番安慰和叮嘱。
四个人互相打气,互相激励,就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他们进厂前,回到了他们一起克服过的每一次难关。不知为何,灵超的心安定了下来,他们不是第一次这样拥抱在一起,也不是第一次互相给对方鼓励,可是这种后面有人互相支撑的踏实感一下子充盈了他的心,他的兄弟对于他来说,不光是在一起朝夕相处的人,还是真正的家人。
四子散开后,木子洋伸手想去牵自己的小弟,突然被身后的陈立农拍了一下肩膀抱了起来,他跟陈立农差不多高,这样的拥抱显得有些滑稽,但陈立农发自肺腑的笑容让他也有些被感染,稍微勾起了嘴角。陈立农刚放下他,木子洋视线和注意力就已经转移到了灵超身上,他见灵超漫无目的的想往前走,伸手把他拉了过来,放在自己身边不让小弟乱走,这才放心的开始和农农聊天。
陈立农是知道他非常在意这个弟弟的,就当没看到,他跟木子洋本就关系好,什么时候聊天都不会冷场,木子洋真心祝福他出道快乐,还打趣道"你以后可不能忘了你这个北方的哥哥",陈立农哈哈笑起来,表示忘掉洋哥有点困难。
跟陈立农短暂聊天之后,木子洋回头看了看还乖乖站在自己身边牵着手的灵超,说道:"小弟缓过来了吗,咱们去舞台那边逛逛吧,我刚刚在那边坐着,咱们粉丝很多都在那里。"
灵超任由他牵着手,跟在他身后一起绕过整个后台走到侧面,两人对着观众席一起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不意外的听到坤音女孩的呐喊,灵超抬头看了一眼粉丝们手中的横幅,只觉得眼睛又有些湿,蒙上的一层雾化不来了。
木子洋轻轻揉着他的掌心,仿佛看透了他在想什么,他用没有牵手的那只手轻轻揉着灵超的头发,轻声安慰道:"别内疚弟弟,咱们一起出道,好好努力,我们一定会对的起今天她们的支持。"
灵超用信任的目光看向他,眼睛里的眼泪终于收住了,坚定的说了一句:"嗯,会的,一定会的。"
木子洋看到灵超终于恢复了元气,自己也露出了公开结果以来的第一个真心笑容。灵超站在他身侧,把半个身体倚在他身上,只觉得时间停在这一刻也很好。
漫天的彩带飘落下来,纷纷洒洒,在灯光的折射下颜色更加多样。他们二人抬头看着飘带,看着满场的繁华,一时间心中竟然只剩下宁静。
灵超看着身侧的洋哥,他看着屏幕上出现的练习生说的闭幕感想,看的出神。灵超也转头看过去,画面上是小鬼和朱星杰在说他们在卫生间里写歌,练习。
木子洋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弟,你看这个有没有想起来我们之前在公司里一起写歌?"
灵超笑了一下,他跟洋哥想的一样,心情一好,他撞了一下木子洋的肩膀:"嗯,我也想到了,我有点想回家了,好久没敲鼓了。"
木子洋看着他,抬起他的手捏着,声音有点慵懒:"你想回哪个家?嗯?"
灵超耿直的回答道:"两个都想回,之前看到我妈给我发的视频,想回家,你跟我说秦姐给咱们弄了新楼,我也想回去看看,两个家我都想回。"
木子洋看他心情变好,自己也跟着乐。忍不住跟他分享自己回菏泽的故事,边说自己在路上没有一个人认出来自己,边被灵超吐槽说"你不是曼谷我大洋哥吗?不带我玩自己去泰国,哼哼"

谢幕的音乐逐渐响起,张pd念起来广告词和谢幕词。
木子洋看着眼前的飘带不自觉的伸手去抓,像孩子一样因为抓到了飘带傻笑。
他背后的灵超也抓起了一根小飘带,伸手偷偷把它放在木子洋的发旋上,灵超因为自己的小动作得逞也开心的傻笑。
木子洋并没有发现他脑袋上多出来的飘带,灵超乐滋滋地跳到他面前把他抱住开始摇晃身体,带着木子洋也只能陪他晃。
木子洋拍了拍他的肩膀:"干什么干什么,心情好了又开始折腾你洋哥哥?"
灵超笑道:"回去了帮我收拾衣服。"
木子洋嘟嘴,扶着他的腰:"谁给你弄,自己收拾。"
灵超扶着他的手臂,皮孩子的劲又上来了:"我都没有泰国游,你桃木剑还在我那里呢,想要剑吗想要吗想要吗?"顺着就开始戳戳戳。
木子洋受不了他这样,只好说:"就这一次啊,下次得给钱。"
灵超扑到他怀里。
心想着每一次都说就这一次,还不是很多次了。

>FINALLY<

总决赛的纪实文学(二)

part 2
木子洋从泰国回国之后就一直很开心,不管是回国的时候还是返厂的时候,在泰国的放松让他之前身心的紧张都舒缓了下来,每天打开窗户对着海风的日子真的太舒服,虽然被小于每天监督不许去室外晒太阳,但夜晚的出行也足够让人高兴了。
他跟老岳嘚瑟地给灵超和卜凡炫耀泰国的旅行,看着他们两个在手机屏幕里羡慕嫉妒恨的脸色,木子洋回想几次还是乐的不行,乐完之后又想着下次要带着小弟一起出去,这样又能给他科普各种知识了,这样也有利于自己大哥身份的稳固。
木子洋与之前被淘汰的练习生兄弟们一起坐在特殊观众席上看着总决赛,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的心情很不错,可能是因为见到了久违的一起战斗的兄弟,可能是因为现场的气氛火热,总之他很开心。
他跟老岳商量了一下,举了秦姐的one pick牌子,也不是图吸睛什么的,就是图个乐呵,秦女士首次出场,总要表示一下。
木子洋听到了台下很多人在喊各个练习生的名字,也听到了很多喊他名字的粉丝,用相机拍他的粉丝,和喊着坤音永远一家人的坤音女孩,心中美滋滋的同时也十分感慨,想到了第一次公演台下还没有人认识坤音,想到了导师合作舞台表演完《戒烟》,在后台小弟面对摄像仍然耿直的问出那个问题"为什么我的没有你们的人多",他担心小弟这个问题太耿直会收到无关的diss,一边又看旁边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即伸出了手去拿麦,接话说:"其实我们的粉丝是比较害羞的,就没有那么的奔放,但不代表你的少,好吗,小弟,好吗,答应我。"他看到灵超脸上的表情变得又生动了起来,用那种常用的不服气眼神瞅了自己一眼然后乖乖鼓了鼓掌。木子洋看到他这样,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再多说把话筒还了回去。
思及此,他看到台下举着灵超灯牌的粉丝也不在少数,忍不住想小弟看到了应该比吃了糖还高兴。
这种放松的心情在名单开始宣布的时候逐渐消失了,木子洋看着出道位置一点点变少,心情也沉重了起来,这种熟悉的紧张感让他脸色也不那么愉悦了,经历过排名公开的每一个人看到这种场面应该都会变得敏感而压抑,他经历了不止一次这种事情,这次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在旁边,跟以前不同,他不会为自己而焦虑,却为两个弟弟而担忧着。
于木子洋而言,卜凡和灵超都是弟弟,不过卜凡人高马大,年纪也大些,他们认识的早,这让他产生不了对弟弟应有的照顾感,灵超则不同,灵超年纪比自己小很多,连大学都没上的高中小毛孩,人生经历少的可怜,说他没见识也不算损他,算事实吧,可他喜欢灵超这种没见识的样子,特别纯粹,脸上带着一股子不服气的表情就像当年还没有踏入社会的自己,一腔孤勇,热血难凉。
他回过神时,发现刚刚身边不停唠叨跟自己扯皮的老岳突然没声了,回头看到台上已经开始公布名次,公布的方式一如既往的吊人胃口,就这么公布了3个人,没有他们所期待的,木子洋心中焦虑,但心中还是有想法的,他淘汰后用手机上网大概了解了一下,知道坤音的人气并不低,无论如何应该是会进一个的,就是不知道是第几位罢了。
漫长的等待后,他等到了第五名的公开,心中一惊的同时,更加紧张了,这意味着第九名这个位置必须要把握住,卜凡还能一拼,小弟却……他抬头看了一眼台上的灵超,距离太远看不清,镜头也没有给他,木子洋有些焦躁的摸了摸头发。
终于熬到了抢9的时刻,看到四位候选人的一刻他和岳岳几乎是同时屏住了呼吸,这个位置非常棘手,卜凡如果入选,伴随他的一定是网上的非议,因为对手是人尽皆知的实力vocal,如果不入选……不入选再说吧
排名公开了,比自己想象中拖的时间短,全场压抑的情绪一下子释放了出来,铺天盖地的的声音震耳欲聋。
镜头给到了卜凡,卜凡有些认命的笑容让他也觉得难受了起来。全场很快变得热闹了,早已准备好的广告和VCR开始播放,台上的练习生开始不停的拥抱交流。
他开始找寻人群中的灵超。
然后看到了在台上哭的泣不成声的小弟。
他咬着下唇倔强的看着前面,那双带着星光的大眼睛里面盛满的全是失望和难过,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痛苦到站不直身体。
木子洋一下子就难受了,比之前看到他们没有进前九还要难受,灵超哭的次数很少,虽然年少自己离家,但是特别坚强,总是强行撑着,他明白灵超对这个比赛的重视程度,也了解他的性格,所以看到他哭成这样木子洋几乎是想一下子跃上台跑过去安慰他。
这时候终于允许他们上台了,木子洋跟其他练习生一起跑上台去,直接冲着灵超就跑了过去,做好了拥抱的姿态,看到灵超回过头,就抱住了他,抱住后连忙问了第一时间想问的话:"没事吗弟弟?"
灵超身体有些抖,不知道是因为哭的还是在台上的情绪缓不过来,他摇了一下头,小声说了一句"没事",木子洋想看看他的脸也被灵超身体的晃动打乱了,灵超好像并不想让他看到他现在哭的涨红的脸,木子洋只能任由他把脸埋在自己的肩窝处,自己轻拍了拍他的背安慰他。灵超也在拍他的背但是明显没有什么力气。